留守村妇

作者:石丁

  高尔基著名散文《海燕》里面说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。
  此时,赵老师就是一只高傲的海燕,在大海上翱翔,希望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,浇灌她的身和心。
  铁柱就要做个现实版的暴风雨。
  外面的暴风雨有增无减,屋子里也要有暴风雨兴起,大雨要倾盆而下。
  赵老师有些羞答答的,这毕竟是自己的学生,自己是来家访的,毫无接受暴风雨洗礼的精神准备和对身体的必要修饰。
  随机应变吧。
  赵老师看着铁柱,问道,你真的像个大男人?
  铁柱说,是的。
  赵老师说,我不是你的生活老师,其实,生活很多事情是无师自通,你还是很聪明的,如果你跟老师有别的事情发生,你不会跟别人说吧?
  当然不会,我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说,什么事情不可以说。
  很好,这我就放心了。
  老师,我给你把衣服脱下来,可以吗?这屋子关上窗户,很热。
  你这孩子,还知冷知热呢,担心老师热着?
  是的。
  赵老师说,你也一定很热,你把衣服也脱了吧,老师的衣服自己脱。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吧?
  不会。外面下的雨很大,谁出来呀?
  可是,这时,外面真的有人敲门。
  铁柱和赵老师都很诧异。
  这个时候,外面下着大雨,谁会来?
  赵老师很jin 张,急急忙忙穿上衣服,正襟危坐。
  铁柱也只好穿上衣服,来到门口,大声问,谁?
  铁柱,是我,我是你三婶。
  三婶?
  铁柱看一眼已经穿好衣服的赵老师,上前打开门。
  崔桂华在雨中举着一把伞,身子和裤子好多地方都已经淋湿。
  铁柱十分诧异地看着崔桂华。
  崔桂华不等铁柱让进屋,自己就从铁柱旁边钻进来,急急忙忙关上门。
  灯光下,她忽然发现正襟危坐的赵老师,她吃惊地问道,赵老师没有走呀?赵老师还在这里?
  赵老师很平静地说,看样子走不了了。
  崔桂华显得有几分尴尬,说道,老师真辛苦,还得家访,真是敬业。还是用业余时间,不占用工作时间。
  铁柱心里明白崔桂华这个时候冒着大雨来这里的目的,可是,他不能说,他看出来崔桂华的眼神很特别,两个人心照不宣。
  崔桂华看着赵老师,又转身对铁柱说,我来告诉你,你奶奶在我那里住了,不回来了,明天早晨再回来。
  铁柱心知肚明,说,我知道了。
  崔桂华说,赵老师,要不,你也去我们家住?你们师生,孤男寡女的,不,你们好好谈话吧,我不打搅了。
  崔桂华意味深长地看一眼铁柱,转身走了。
  铁柱看着崔桂华的身影在风雨中消失,才把门关上。
  外面风雨大作,电闪雷鸣。
  赵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铁柱身后,轻轻从后面搂住铁柱,说道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。
  铁柱说,当然。
  铁柱就把赵老师抱起来,往屋子里面走。
  赵老师很乖顺,一动不动。
  铁柱说,还得把衣服脱了。
  赵老师问,刚才,那个女人,看你的眼神很温柔,这个女人也很漂亮,你们是不是很好的朋友?
  铁柱说,不是朋友,是亲戚。
  关系不一般吧?
  铁柱说,一般,很一般。
  铁柱把赵老师抱着进来,放到炕上,说道,赵老师,你真白,我早就喜欢你,就喜欢你给我们上课的样子,小嘴儿和大xiong 脯,我都愿意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