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守村妇

作者:石丁

  三个人和一只狗正要入巷。

  忽然,三个人,不是一个人,同时听到铁柱奶奶的叫喊声,声音很急切。

  铁柱,铁柱,在哪里?

  三个人大吃一惊。

  铁柱,铁柱,听到请回答。

  黄河,黄河,我是长江,我是长江。奶奶,我是长江。

  铁柱和两个女人只好终止,黑贝也不得不终止,他很不高兴,很不情愿地看着铁柱,不解地问道,主人,这是为什么?不是适可而止,而是浅尝辄止,在下还没有尽兴呢!

  两个女人急匆匆穿上衣服,小辣椒还挺jin 张,问道,怎么办?这个老太太一定知道了,一定要大骂我们一顿,或者,打我们!是不是有人给她通风报信,特意来抓我们?

  何丽娜还比较镇静,说道,你慌什么?八路军还没有打进来,你就自己先交*投降?你就这个胆子,还敢偷人?

  记住,察言观行,察言观色,她怎么说,我们再怎么说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你千万不要人家还没有打你,你就全部招供。知道吗?

  知道。

  此时,铁柱也穿上衣服,很冷静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  奶奶,你找我什么事?

  你这个野孩子,真是叫我好找,你怎么来这个地方?

  摘梨。

  真是馋猫。

  铁柱奶奶看见两个女人在这里,问道,你们也是来这个地方摘梨?

  是的。

  小辣椒红罗羹还有些哆哆嗦嗦地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铁柱奶奶根本没有刨根问底,说道,铁柱,你跟我走,你得给我跑一趟腿,代表我们家去随礼。我不去了,我腿疼。

  去哪儿?

  二杖子(gou)。你舅姥爷家,他80大寿。

  我不去,我不敢去,我找不到他们家。

  不是叫你一个人去,你跟你三婶一起去。

  她在哪儿?

  在家等你呢。

  走吧,天黑前要翻过岭,要不,黑灯瞎火的就不好找了。

  两个女人看着铁柱跟他奶奶走了,黑贝有些不情愿,对着两个女人叫几声,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
  红罗羹问何丽娜,怎么办?

  什么怎么办?

  我们高兴一半,还没有尽兴呢,馋虫勾引上来,人家拍pi *gu *走人了,把我们两个女人扔在这里不管了,怎么办?

  还能够怎么办?摘完梨,回家吧。

  真是扫兴,这个铁柱奶奶,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我们在兴头上来,打搅我们的好事。

  两个女人摘完梨,跨着篮子下山。

  铁柱跟着三婶崔桂华来到老虎岭上,感到天气很热,气喘吁吁。

  两个人就坐在石头上,树荫下休息。

  崔桂华说,这天真热。

  没有风。

  你奶奶给你拿多少钱?

  五十。

  不少啊。

  她说,她如果来,就得拿一百。

  她不是腿疼来不了?

  不是,她就是舍不得花钱。

  崔桂华说,这天这热,这个地方怎么一个人都看不见?

  铁柱说,我们两个不是人吗?

  崔桂华笑道,你这个孩子,还会钻空子呢。

  铁柱说,我会钻空子?什么空子?

  崔桂华忽然把上衣脱下来,说道,真热,我真的受不了,我浑身难受,怎么这样热?你看看我的后背,都是汗,是不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