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守村妇

作者:石丁

  铁柱的二姑姥叫何丽娜,其实她年纪不大,也就四十多岁。
  二姑姥长得很白净,不像农村女人,她在家养尊处优,不下地gan 活,播种收割的时候都是花钱雇人,男人在外面挣钱不少,可是,何丽娜还是感到不满足,生活中总是觉得缺少一些什么。
  孩子在县城读书,居住在舅舅家。
  她生活的主要目的就是吃喝玩儿。
  玩儿就是打麻将。
  这天,打麻将人手不够,不能打了。何丽娜就来找铁柱的奶奶聊天。
  铁柱的奶奶去别人家聊天去了,只有铁柱在家。
  铁柱,在gan 什么呢?
  二姑姥,我在练习写字。
  写什么字?
  我的名字。
  你小子很用功啊。写自己的名字有什么用?你要当大官啊?
  不,就是没有事玩儿。
  梨树(gou),我们家的梨园好多梨都熟了,你帮我去摘梨怎么样?
  什么时候?
  现在。
  好吧,我得告诉我奶奶一声。
  把门带上,她去谁家了?
  我七爷家。
  我们正好是顺路,我们一起过去,到他们门口告诉她一声,晚饭就在我们家吃吧,我去拿个大筐。
  两个人路过七爷家门口,告诉铁柱奶奶一声,就去梨树(gou)摘梨。
  梨树(gou)漫山遍野都是梨树,男人大多数都外出打工,这里的梨最近几年没有外商来收购,拿到山外去买,加上成本和车费钱,卖不上价钱,有的就自消自灭,落得遍地都是。
  铁柱其实很喜欢吃这里的梨,个大,果汁满口,酸里带甜。
  两个人来到梨树***,遍地都是坠落的梨,很多已经腐烂。
  铁柱说,真是可惜了。
  何丽娜说,累了,先摘个梨吃。
  铁柱就shen 手摘下两个梨,递给何丽娜一个,自己拿一个,就坐在一块石头上吃起来。
  山里很静,鸟鸣山更幽。
  何丽娜吃几口梨,问道,你这么大的小伙子,是不是应该gan 些正经事,将来也好娶媳妇啊。
  铁柱说,我不娶媳妇。
  为什么?男人都要娶媳妇。
  铁柱夸大其词地说,如果我愿意娶媳妇,我已经娶很多媳妇了。
  何丽娜很惊讶,问,你也不是皇上,能够娶三宫六院,你怎么能够娶好多媳妇?吹牛,现在就是一夫一妻的制度。
  铁柱就闷头吃梨不说话。
  你想女人吗?你已经是大小伙子了,我舅爷跟你这个年纪,就娶媳妇了。
  我有时候想,有时候不想。
  为什么?什么时候想?什么时候不想?
  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想,不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想。
  想女人什么?
  想跟女人睡觉。
  你这个孩子,这么小,就说话下流?
  铁柱一本正经地说,二姑姥,我不是下流,我这是说的实话。
  你跟女人睡过觉?
  睡过。
  哪个女人,是我们村子的女人吗?
  不告诉你。
  胡说八道,你根本不懂男女的事情,你这就是蒙人。
  二姑姥,我真的不是蒙你,我跟女人睡觉,很舒服。
  我不信。
  你怎么才能相信?
  孩子,我是你二姑姥,跟大人不要撒谎。你跟我吹牛撒谎有什么用啊?做人要诚实。
  我没有撒谎。
  你没有撒谎,也没有说出跟哪个女人睡过,我怎么相信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