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守村妇

作者:石丁

    白土(gou)山清水秀,一条河在村南蜿蜒而过,如同一条白练,洋洋洒洒转而向东。
  据说,白土(gou)因为清朝康熙年间盛产白土,专供皇室搭建大炕用的土坯得名。
  白土(gou)的成年男人都外出打工了。
  铁柱的父母也去广东打工,就把他留给奶奶照顾。
  铁柱13岁,经常逃学,在家跟自己养的一条德国黑贝,也就是德国牧羊犬玩耍,奶奶爷爷管不了他,只能哀叹,或者希望他树大自直。
  这天,铁柱没上学,带着狗去河边抓鱼玩儿。
  向淑华的女人胡翠花在河边蹲着洗衣服,铁柱虽然13岁,也是情窦初开,如今的孩子都早熟。
  他从后面看见胡翠花露着白白净净的腰部,整个身体在一起一伏roucuo衣服,xiong 部那对大得如同扣着的大碗晃晃悠悠的,他就想过去吃一口。
  不料,黑贝突然大叫,不知道他看见什么东西了。
  胡翠花很jin 张,回头看见是铁柱和狗,大声说,你这个孩子,把我吓一跳。稍不留神,一个狗吃屎,脸冲着河水倒去。
  铁柱眼疾手快,急忙上前把胡翠花拉住,一个双手抱柴火状,就把胡翠花jin jin 抱在怀里。
  铁柱虽然刚13岁,也长得人高马大,身体过早发育了,跟18岁成年人个头差不多。
  胡翠花忽然被铁柱抱住,就有一种久别重逢,久别胜新婚的激动涌上心头,她忍不住也shen 手抱住铁柱,说道,吓死我了。
  铁柱呵呵笑着说,婶子别害怕。
  胡翠花忽然感到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,顺势倒在铁柱怀里,说道,婶子有些晕,你抱着我别松开。
  铁柱很听话,就jin jin 抱着胡翠花的细腰。
  胡翠花本来穿得就少,大热天,只是穿一件短袖,农村女人里面也不穿戴文xiong ,gan 活不方便,别别扭扭,还得不停地扶持、拉扯那条线。
  胡翠花转身时,扣子的缝隙大开,铁柱就看见里面鼓突突几乎就要跑出来的一对儿***。
  他忍不住看几眼,垂涎yu (谷欠)滴,很是眼馋。
  胡翠花低声问,你想吃奶吗?
  想。可是,这是婶子的奶,不是我妈MD奶,我也长大了,妈MD也不让吃了。
  胡翠花说,你妈MD不让吃,婶子的让你吃,来,你吃吧。
  胡翠花就解开扣子,坐在一块石头上,说,来,你吃吧。
  铁柱很亢奋,就小心翼翼低下头,一只手抚*一个,一口就吞进嘴里一个,跟小孩儿在娘怀里吃奶一样。
  胡翠花**铁柱的头儿,温柔地说道,好吃吗?
  铁柱说,好吃,就是没有奶了。
  胡翠花说,是的,可是,这里没有奶,***有奶,你想吃吗?
  铁柱十分不解,抬起头问道,***有奶?
  是的,你不知道吧?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吧?
  没有啊。
  等你有媳妇的时候,你就知道了。
  铁柱说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媳妇,婶婶,你让我看看可以吗?
  可以,但是,我们得换个地方,去那个河边的芦苇塘,那里凉快,还没有人,不能让别人看见。
  好吧,我们这就去芦苇塘。
  两个人就来到不远处的芦苇塘。
  黑贝也跟过来,蹲在旁边,十分悠闲的样子,看着两个人如何吃奶。
  胡翠花把铁柱领到高高耸立的芦苇边,把自己裤子拉下来,脱掉一条裤腿,露出中间的部分,说道,你看看有没有白色的奶?
  铁柱十分认真地看着,说,有一些,好像不多。
  你吃吧,越吃会越多。